發表新回應

候鳥來的季節-家的風景詩

出品年份: 
2012
英文片名: 
Stilt
原文片名: 
候鳥來的季節
導演: 
蔡銀娟
編劇: 
蔡銀娟
演員: 
溫昇豪, 莊凱勛, 白歆惠, 海倫清桃
文/Ruke

 在國片起飛後,大家對國片的印象不再是艱澀難懂,但通俗商業化卻也成為國片往觀眾及市場持續靠攏後的趨勢,蔡銀娟導演的《候鳥來的季節》風格寫實嚴肅,樸實地拍出了台灣當代社會所要面對的困境,沒有譁眾取寵或是刻意討好,就只是好好地說完一段關於愛和家庭的故事,寫實風格,甚至讓人看了感覺頗有早期台灣新電影的幾分氣息。

 主角家民(溫昇豪飾)和妻子含櫻(白歆惠飾)過著看似幸福美滿的生活,兩個人的生活表面看來甜蜜卻有著問題:家民醉心於鳥類的研究而時常忽略總是無法懷孕的妻子,夫妻的關係日漸緊張。另一方面,家民的弟弟家雄(莊凱勛飾)為了照顧母親,高職畢業後就留在家鄉工作,學歷不高的他只能當臨時工人,最後迎娶越南新娘雲鳳(海倫清桃飾)。

 家民和家雄兩兄弟對照之下,就像是普世觀念裡的人生勝利組和失敗組,於是面對母親成天把兩人拿來做比較,加上哥哥北上工作不常返鄉,年幼時的親情也隨之平添尷尬和疏離,因為不管弟弟自己再怎麼樣為家庭奉獻付出,母親總會掛念著那位遠離家鄉的哥哥。

 總覺得似乎可以理解弟弟的不滿與怨懟,家雄面對許多困境仍默默吞下,鮮少將自己的苦跟他人說,相信是許多拚命養家的一家之主的共同寫照,而家雄的付出甚至已可稱之為「犧牲」,縱使兄弟情誼疏離卻仍在許多細微之處見到其體貼之處,不光是兄弟,以及家人和朋友都是一樣。

 回過頭來講家民的部分,他身為鳥類學家,滿心牽掛的是來台過冬的高腳鴴的安危,電影將這群來台過冬的候鳥比喻作離家的遊子,有的時候到了便北返家園,有的迎接春天到來後卻沒再回家,就此定居。對於鮮少回鄉的家民來說,自己或許就像是沒再回家的候鳥,而《候鳥來的季節》難得的地方在於,電影更是真實透過紀實鏡頭拍下這群鳥類的生活樣貌,連遭逢危機的時刻也忠實呈現,宛如劇中角色經歷的人生般。

 雖說候鳥在電影中出現的次數並沒有太多,但是卻因此也成為了電影的象徵,導演藉由台北都會和雲林鄉村之間的兩相對照,呈現了台灣兩地的城鄉差距,也帶出外籍配偶、地層下陷、不孕症等議題,雖然都是台灣可見的社會現象,但元素繁多難免令觀眾覺得太過複雜,幸好這部分在電影中仍然用很樸實的方式呈現,並未深度談論,讓電影不至成為龐雜的大鍋炒。

 《候鳥來的季節》除了電影的風格寫實純樸,忠實呈現台灣城鄉風景之外,另人印象深刻的一點,在於每位演員的出色表現;溫昇豪飾演的家民和莊凱勛飾演的家雄都屬於台灣典型的男性,個性壓抑,幾乎不太表達自己的情感,很多話只留在心裡面不說出來,但他們卻能將這些部分掌控的非常好,以至於電影中後一段對手戲將彼此的情緒一次引爆,瞬間將所有觀眾的情緒牽引起來,家民到了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弟弟從小就犧牲了自己來成就哥哥,卻總是無法得到家人關心和認同,這場化解兄弟隔閡的戲動人萬分,只看這場的表現就足以讓莊凱勛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而事實上莊凱勛後來也真的入圍了當年的金馬獎。

 白歆惠和海倫清桃的表現也十分優秀,一位飾演想要小孩卻無能為力的媽媽,另一位則是遠嫁台灣卻在家鄉有男友的越南新娘,做為描寫兄弟衝突之外的插曲,電影處理得恰如其分;高盟傑、張百惠兩位演員也將綠葉角色飾演得很出色,整體水準都十分整齊的情況之下,當結局迎接難以避免的遺憾時,總也會令人跟著入戲地眼眶跟著泛紅起來。

 說到了最後,電影其實仍不脫離「愛」這個主題,不關是夫妻之間的愛情,也包括對家鄉、對土地的愛,彼此因犧牲奉獻而付出的愛……。因為投注了愛情在其中,也才讓這部片更顯得真摯動人,也因為有了這些情感,才讓電影裡濃厚的思念感染觀眾,讓壓抑的情感找到出口;《候鳥來的季節》告訴了觀眾,縱使離開得再遠,總會有一個仍舊堅守在那裡等待著的地方,叫做家。

得獎紀錄: 

2012 台北電影獎入選
2012 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入圍  

地區: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