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新回應

南方野獸樂園-用天真面對的殘酷世界

出品年份: 
2012
英文片名: 
Beasts of the Southern Wild
原文片名: 
Beasts of the Southern Wild
導演: 
Benh Zeitlin
編劇: 
Lucy Alibar, Benh Zeitlin (Based on Juicy and Delicious by Lucy Alibar)
演員: 
Quvenzhané Wallis, Dwight Henry
文/Ruke

 看完《南方野獸樂園》的心情有點微妙,大概是因為有太多感受混雜在一起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總的來說是喜歡這部片的,拍攝時年僅六歲的葵雯贊妮華莉絲居然能夠在鏡頭前,用如此無懼、理直氣壯的神情去面對這個殘酷的世界,這樣的勇氣對於大人來說或許都不一定都擁有。電影透過荷西波比的眼光去看待這個殘酷世界,更讓電影充滿幾許奇幻色彩,構築出這篇如夢似幻的末世寓言。

 故事發生在堤防外的沙洲地區,小女孩荷西波比和父親過著窮困但卻滿足的生活,和其他村民一起;他們追求快樂但不與人爭,大自然就是他們的家。直到大雨降臨,即將淹沒這個她們稱之為「浴缸」的小聚落,氣候暖化,天氣驟變,極地冰川消融釋放出神秘的野獸,病重的父親教導她要堅強,惟有當自己的老大才能成為強壯的大人。

 荷西波比相信一切都會往好的方向走,大雨過後洪水會消退,父親的重病會好起來,離家的母親終會再相會,親朋好友會回到這裡回復往日生活,但有太多東西逼迫著她去改變,終究他得去面對整個世界的變化、逝去而後成長。看著這部電影總有幾分感傷,何以一位年紀這麼小的女孩,得要在這麼短時間內承受這麼多東西,然後逼迫自己必須非得轉變?

 《南方野獸樂園》講了很多東西,用很多不同的角度。

 位於堤防外三角洲,被稱之為「浴缸」的這個聚落,是個很常舉辦狂歡慶典的地方,居民過著原始的生活卻不以為苦,小女孩求生存像是在和父親玩遊戲,但也告訴我們生存非易事;暴雨過後的家園看見的是一無所有,唯獨堤防內高聳佇立的煙囪不為所動,一切如常。荷西波比和父親只得在這汪洋中繼續找尋自己的求生之道,唯獨打破堤防,將這些無處可去的洪水排走,才能看見「浴缸」到底還留下些什麼。

 隨著劇情進展,觀眾也能一窺堤防內世界的生活樣貌。一道堤防,將世界二分為所謂的「文明」與「蠻荒」;洪水將屆,居民只得被迫撤離,直升機來回徘徊,要將這些像是貧民窟的難民帶回收容,猶如我們存在的世界,有太多人硬是逼迫著,「非得要接受這樣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才行。荷西波比和父親不為所動,仍舊想用自己的方式繼續生活下去。

  大概是因為這種對於所屬環境無所畏懼,但卻崇敬著,與其共存的方式,荷西波比聆聽著身邊每個生物的心跳,感受著生命存在的行為,讓人感覺到整部電影充滿無比活力。這是不同於現代社會的生存方式,充滿著貼近自然的質樸,以及單純喜愛世界的天真。電影裡有太多荷西波比的獨白都想要拿筆記下來,如此直率卻又成熟,直接擊中了自己的心。

 要保持如此的天真,並不容易,電影除了談到所處的環境之外,透過荷西波比的眼睛所看見的世界,所經歷的一切,其實殘酷到不行。要有多少堅強和勇氣才能夠讓小小的身體承受這麼多變化,病弱的父親其實再也不會好起來,要和離家的母親再見面的機會也是渺茫到不行;家園被洪水肆虐,居民們逼不得已非要遷離家園走入堤防內,縱使是年僅五、六歲的小女孩,也得要獨立自主,才能撐過劇變。

 在電影中,不論是從遠方來的冰川野獸也好,或是泳渡汪洋終於看到的極樂天堂也好,這些是否存在,是否發生過,倒也不是那麼重要,值得去深究的事情了。當然可以說那些是荷西波比看待這世界的方式,但若真的發生過,其實也可以說是這小女孩勇者無懼,無比堅強的一次冒險(笑),無論怎麼樣,這都是一種成長的象徵,透過這一段災難過後和父親的冒險,走到最後終於得面對生命的逝去,一直以來的相信終將有醒來的那天,但無論如何,相信荷西波比一定已經準備好去面對了。

 自己覺得《南方野獸樂園》需要一些時間和歷練去反覆咀嚼,很喜歡整部電影帶給自己一種「質樸」、純真的感受,把觀眾都拉進這末世寓言的世界裡,小女孩的成長雖是如此感傷地,是藉由這麼多無可避面的離別與幻滅換來的,但是最後的結尾讓人覺得,其實還是有那麼一點希望的,只要不害怕,充滿自信地面對這個世界,終究還是有許多值得熱情擁抱的生命等著被愛。

得獎紀錄: 

2012 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
2012 坎城電影節費比西獎、金攝影機獎
2013 奧斯卡四項提名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