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新回應

雙面危敵 - 慾望破撞道德的火花

 Hængbok<br />
(2007) on IMDb

出品年份: 
2013
英文片名: 
Enemy
原文片名: 
Enemy
導演: 
Denis Villeneuve
編劇: 
Javier Gullón
演員: 
Jake Gyllenhaal Mélanie Laurent Sarah Gadon
文/Jack

 在空氣充滿沙塵的都市裡,巨大的蜘蛛緩慢移動,它看似沒有目的,卻成為一種象徵;蜘蛛是貪婪與慾望,黃沙負責侵蝕理性使人盲目。《雙面危敵》在看似懸疑而驚悚的題材之下,包裝著窺探以及慾望的既視感,而劇本更深層的含意卻又能延伸到更廣泛的想像與省思空間。

 劇本端出兩個外表相同的生命個體做出對比,然而生命的價值在於無法重疊的獨特性。於是在兩名角色各自擁有生活與職業,背景也幾乎天差地遠的情況下,生命超乎預期的重疊迸發出慾望與想像,一方面想窺視另者的生活模樣,二方面則想藉由生命重疊而獲得更多平常無法擁有的生活。

 蜘蛛的隱喻很有意思,它十足的表達兩名角色在對雙方的企圖與幻想間,描繪出心態的進退攻防,以及慾望對於生活的威脅與不可測。談論道德觀感一向是導演丹尼維勒納夫的拿手功夫,從《烈火焚身》到《私法爭鋒》再再挑戰著人性底限與道德圍牆,《雙面危敵》的黑色幽默底下,也埋藏導演一如往常的敏銳與細膩。

 《雙面危敵》尖銳之處在於對於現實社會的欲求不滿,以及幻想擁有更美好生活的慾望想像。而電影提及黑格爾所說:「偉大的事情會在世界發生兩次。」以及馬克斯:「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鬧劇。」以鋪陳劇情發展的轉折與峰迴路轉之下的荒謬事實,此外也輝映著一但人對於幻想產生慾望,緊接而來的除了滿足之外,更多是無法掌握的混亂。

 《雙面危敵》的劇本懸疑之餘其實有相當廣泛的討論空間,兩名角色的對立或許是導演設下的陷阱,兩條生命的交錯象徵再不願意安份於平淡而枯燥的生活之中,於是跨越道德圍欄後終於還是埋下萌生悲劇的種子。《雙面危敵》的價值在於導演玩轉觀眾視角,故事進展疑點重重,最終只留下對慾望產生幻想的震撼後果。

 傑克葛倫霍在電影裡的表現充分拉抬戲劇張力,在在證明穿梭於商業大作與小品製作、藝術電影之間卻還能始終以實力派演員著名的原因,《雙面危敵》之所以能夠產生十足的立場區隔,有一大半的功勞就在傑克葛倫霍身上,近幾年作品皆與奧斯卡擦身而過,只希望這位演技過人的男星能有天終於抱得一坐小金人。
 

地區: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