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新回應

百日告別 - 死亡如寂寞大雨

出品年份: 
2015
英文片名: 
Zinnia Flower
原文片名: 
百日告別
導演: 
林書宇
編劇: 
林書宇 劉蔚然
演員: 
林嘉欣 石頭
文/Jack

 在充斥著青春校園、小情小愛以及賀歲喜劇的台灣電影市場中,《百日告別》的出世可謂是一場及時雨,它獨樹一格的情調在國片海裡微微發亮,如此不矯情而理性的藝術性質,說明台灣電影在未來路途仍具備著相當廣泛的可能性,也是長年關注台灣電影的影迷們的一場鄉愁,在平淡的步伐裡,終於還是給了觀眾滿足的解脫。

 事實上談起寂寞與空虛,也稱得上是林書宇導演的拿手好戲,從《九降風》到《星空》,林書宇導演總是照耀城市邊緣的憂愁,賦予那些不被理解而急於尋找寄託的掙扎心理一道出口。時間來到《百日告別》,範疇由廣泛社會議題縮小到生命個體,孤獨的倍數卻不斷添加,悲憤情感埋藏在血肉之軀內,始終還是抵擋不住崩潰的爆發。

 《百日告別》以一場連環車禍釀造的人寰悲劇串聯起兩段故事,藉著百日的流逝表達人類面對死亡的情緒轉變,在參與「做七」法會的過程中,一再體悟人生未曾品嚐的低潮與苦澀,有歇斯底里、有試圖振作、也有嘗試放棄。《百日告別》裡的死亡,不侷限在習俗與過度傷感,而是面臨空蕩房間的自我考驗。

 「如果都沒人去幫那些羊,牠們會怎麼樣?」在林書宇導演精湛的剪輯手法與拍攝功力之下,五月天石頭展露出真實而令人同情的情感,每一次的崩潰與瘋狂都顯得有聲有色,此時才能明白其實對話中,那淋濕羊群的大雨,是生離死別蒸發後的雨滴,降落在這些不幸的生命肩膀上,壓垮僅存的生存動機,體積是如此無法視及卻又沉重不已,就連交歡之娛都沒辦法拯救迷失的靈魂。

 林嘉欣則有著更強烈的情緒起伏,她在這段生命結束的過程裡,背負著更強大的寂寞與失落,她沒有婚姻的身分,就連在葬禮上都無法以親屬的身分送別以亡之人。從她的傷心欲絕到完成夢想的過程中,林嘉欣的脆弱更加顯而易見;「做七的法會更像是給我們一個期限,讓我們快點忘記他們」林嘉欣在《百日告別》裡的每一滴眼淚與每一份堅強,鋪成一條道路,用百日的心碎讓自己明白「花開花謝終有時」。

 林書宇導演相當高明的掌握劇情與情感的進展,避免掉矯情的情分,平淡而理性的描繪生命面對死亡的懦弱與無助,「百日」的時間是一種期限與人類的轉變,但是否最終就能得到解脫?卻是如此不得而知,就像石頭一直沒有康復的手臂,它就是一道傷痕,刻畫生命過程曾經遭遇的傷痛,「什麼時候會好?」除了自己之外,也沒人知道。

地區: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