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新回應

2001太空漫遊 - 文明該何去何從?

出品年份: 
1986
英文片名: 
2001: A Space Odyssey
原文片名: 
2001: A Space Odyssey
導演: 
Stanley Kubrick
編劇: 
Stanley Kubrick
演員: 
Keir Dullea, Gary Lockwood
文/Jack

 《2001太空漫遊》作為影史上最無可替代的作品之一,作品本身所論及的格局與思想固然不狹隘,各個緩慢且沉重的鏡頭都延伸出意味深遠的思索空間,同時在相隔幾十個年頭的時空品嘗這部作品更能強烈感受到電影文化隨著時光更迭的風格差異,就像那些如詩如畫的畫面並不承載有如現代商業娛樂那般大量的故事資訊,可是沉靜的無垠與荒涼卻包覆著千萬個不同的想法與答案。《2001太空漫遊》的反思考題可謂刻畫出電影作為一門藝術的價值。
 
 當然有相當大的功勞必須得歸功於電影導演史丹利庫柏力克,他獨到且卓越的眼光替《2001太空漫遊》這個「假想空間」增添出藝術感十足的前衛思想,也正是如此,史丹利庫柏力克的作品也才能免於時代的吞噬,在刀光劍影的現代影業裡仍然屹立不搖且保有風味,光是看著片中畫面的構造與氛圍的薰陶就能感受到外太空的的遙望無際,更別說是畫面與配樂的相輔相成。《2001太空漫遊》在非常多細節的營造即便歷經接近五十個年頭都仍然稱得上一絕。
 
 《2001太空漫遊》最令人佩服且無法忘懷當然還是電影對於「人類文明」的探討,藉著不知從何而來的石碑揭開故事的序幕,黑猩猩進化到人類的文明故事也從石碑的降臨踏出第一步。無奈的是這文明第一步雖然帶來了智慧與文明的光芒,卻也在同時引發出自相殘殺的慘劇,在如此衝突的兩難之間,文明依舊不斷的進化,時代的推進很快就將文化發展到遙遠外太空,可「人性」的大齋問卻依然是個龐大的問號。
 
 全片最有意思的部分在於太空人與人工智慧HAL之間的互動,電影不停刻劃著外太空的生活並沒有太多事情可以做,人類長期生活於此情感皆會漸漸逝去,而號稱沒有任何出錯的HAL的存在便成為人性之於科技的殘酷,就像是黑猩猩利用武器傷害同伴一般,史丹利庫柏力克彷彿藉著各個抽象的片段在不停警示著人性不該被科技的發展而泯滅;片中一幕太空人關閉HAL的情節可說是情感最為豐沛的段落,儘管HAL在超乎科技智慧的狀況下對人類發出反撲,但那段苦苦求饒的恐懼卻還是令人感嘆萬千。
 
 儘管《2001太空漫遊》在大量的長鏡頭裡已經孕育出大量的資訊等著被解答,但史丹利庫柏力克的格局卻是放得更高更遠,結局太空人超脫時空重生成「星孩」,象徵著史丹利庫柏力克對於人類文明發展的假想,同時與電影開頭的石碑作為呼應,說明著「文明進展的起源與去處」,一切智慧都是為了更加卓越的演進,可文明的發展卻又蘊含著恐懼與未知,《2001太空漫遊》結局的震撼固然令人意猶未盡,但電影留下的,更多是對於人性與文明此番沉重的反思立場。

地區: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