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貼人生 - 與其無意義的活著不如有價值的死去

 The Double<br />
(2013) on IMDb

出品年份: 
2013
原文片名: 
The Double
導演: 
Richard Ayoade
編劇: 
Fyodor Dostoevsky、Richard Ayoade
演員: 
Jesse Eisenberg、Mia Wasikowska
文/Jack

在同一個時間點被鬧鐘吵醒,穿上同一套西裝,搭上同一時段的列車,作著一成不變的工作內容,枯燥乏味的日子侵蝕著生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這世界上有太多人生就像這個樣子虛度著,賽門是一面鏡子,站在鏡子前的是平庸的全世界;「那張臉跟我一模一樣!」事實上並非長得一模一樣,那個人,正是躲在內心深處許久,本該屬於如此形象的「自己」啊。    

曾幾何時,我們也開始變得很不起眼?是在什麼時候,我們決定與青春的猖狂分道揚鑣,任憑現實的真面目剝奪身上僅剩不多的憧憬?於是在這場你死我活的人生競賽裡,我們卻似不曾參與,那默默耕耘的努力也被視為無物。當生活的目標僅設立為一次沒有未完待續的不期而遇,人生只求被同事記住姓名,如此渺小的渴求卻往往促使無可奈何,那是之所以為何人生總是選擇妥協。    

《盜貼人生》是一部極具實驗性的電影,詭譎的氛圍壟罩著場景,冷靜的鏡頭帶動蘊含著複雜思緒,每一個分鏡彷彿都在襯托賽門詹姆士的孤立無援,突如起來的笑料更加深人生的諷刺,大膽且突兀的配樂是一種跳脫框架的想法,是一種脫離,對賽門來說是一種救贖,唯有那首日文歌唱起之時,賽門才感覺到自身那一點渺小的真實。    

黯淡的燈色與這個佈滿迷霧的世界是一座完美的舞台,傑西艾森伯格不負眾望端出他過人的演技,一方面詮釋著羞澀與軟弱,另一方面著上演著自己最拿手的玩世不恭、不可一世。這場流暢度十足的獨角戲高潮迭起,背光的效果切割出兩個強烈對立感的性格與立場,尤其演繹著賽門的怯弱之時,情感之深,為那份無可奈何鼻酸著,除了傑西艾森伯格極具渲染力的演技影響之外,多少也有一點感同身受。    

賽門就是這個世界的投射。在這個現實的滔滔洪流中,誰不想成為最後的贏家?但是有多少人可以毫髮無傷?而又有多少人能夠真的堅持到最後?大多時候,選擇隨波逐流是最快也最聰明的選擇。於是內心的真實面貌在我們選擇向世界妥協之時,悄悄的找到空蕩之處躲了起來,沒有發現的我們,還以為這渺小的性格就是我們本該屬於的模樣。    

於是看著不斷被摧殘的自己,那份真實的面貌再也無法忍受,不顧一切的攪亂這段沒有意義的人生。變得世故的我們,還以為有個陌生人搶走了自己的生活,但靜下心來思考,那不就是自己嗎?是小時候夢想的自己、是青春時對這個世界的憧憬,是在什麼時候我們卻變得連向心儀對象告白的勇氣都沒有了?就連那個曾經的理想找上門也想撇清關係。但,那是警惕啊!即便嚴重衝突著平淡的生活,卻也是語重心長的想警告自己已經步上自己不想走上的那條路,看到這理,不免發出疑問?究竟是沒有目標的生活被搶走了?還是那個猖狂的人生被盜貼了?    

不只賽門的生活被盜貼了,每個人的生活都被盜貼了。只是有多少人能夠發現這殘忍的現實?又有多少人,能夠勇敢的博一個「存在這世界上的機會」?人生只有一回,很多事情不把握,時光便流逝,機會就再也不屬於自己,就算逆流而上往往更需要花費更多努力,但那總是值得,老話一句,「與其無意義的活著不如有價值的死去」。

地區: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