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耶誕好過影】 入選影評:巴西 (Brazil)

 Brazil(1985) on IMDb

出品年分:1985
英文片名:Brazil
導演:Terry Gilliam
演員:Jonathan Pryce
          Robert DeNiro

館藏書目連結: http://tulips.ntu.edu.tw/record=b1980828*cht


文/醫學五 黃彥倫


  電影評論:


  溫馨、家庭、感人是大多數聖誕電影經典元素,舉凡〈風雲人物〉(It's a Wonderful Life) 、〈34街的奇蹟〉乃至近年的動畫〈北極特快車〉,平安夜有神予祝福,喜樂伴隨雪花降臨大地。 然而巴西的導演Terry Gilliam似乎不這麼想。


  拼湊而不相連的情節、詭譎的時空背景,呈現出高科技且極權的為未來?世界。男主角早上起床,有機器自動化地烤麵包,而美容技術的進步使有錢拉皮的貴婦回春;同時城市也注重效率,走向灰色水泥和管線暴露。故事從男主角山姆展開,他原先是位庸庸碌碌的公務員,在偶然的機會下發現他夢中女子現身,因而展開狂熱的追尋;他設法獲得情報偵察局的職位,找到女子吉兒的蹤跡。然而隨著時間進展,他卻越來越懷疑他原本所信服的世界秩序,各個角落都有祕密警察竄出,山姆往返於現實和夢境之間,被政府當成恐怖份子對待的他,在聖誕節的最後似乎終將獲得真愛…


  電影以散亂的片段開場,觀眾很快地見到整部片中所有的人物,卻無法得知其有何關聯。房子屋頂憑空被鋸開一個洞,祕密警察從門窗衝進來,把人套進束縛衣中,成為整部片恐懼的基調(這樣的情景發生了三次);而當夢境中變形的嬰孩和金剛出現在生活中時,觀眾也跟著男主角一起撕開了虛幻與真實的疆界。


  集體、單一,是這個時代的特色,穿著一模一樣的公務員,彼此的辨識只剩下代碼的幾個數字,對於國人的行蹤資料掌握卻無孔不入。奇特的是,雖然資訊科技發達,大樓裡卻是古老的鐵條電梯,食物被做成相同的泥球,外露的牙齒矯正器戴在女孩臉上,路邊卻有垃圾收集管,舊世紀與新未來揉合,顯得所有事物都更加突兀。我們看到在最嚴密的監視裡,古式英國紳士裝和機械手臂併行,如此的時尚錯置,使觀眾更弄不清,到底什麼樣的年代會有這樣原始的科技狂想。但是,二十世紀或是二十二世紀,並不重要;因為聖誕節還是每年都會來臨,科技的直線進程也不曾腳步稍歇。


  儘管一切的不搭調,山姆的夢境卻顯得非常柔和,彷若童話故事般,雙白羽翼的王子身著盔甲,前去解救長髮飄逸的公主。對於山姆來說,他活下去的動力是夢境中的女子,因此他才勇於偏離規則、衝撞制度。在現實生活中,山姆只是平凡的公務員,吉兒則是龐克短髮的貨櫃車手,但是他們奔跑在灰色叢林和爆炸案紛傳的格局中,試圖拉出生命本質該有的火花。


  Terry Gilliam的作品一直存有極強的視覺效果和特殊幻想風格,如《時光大盜》(1981)或《未來總動員》(1995),主角恣意遊走時空,穿越夢境。然而在誇張的科幻手法和難以置信的劇情背後,存有導演對於人性的伸張以及向官僚體制針鋒相對地控訴。電影所描述的世界,如同許多反烏托邦論述描繪的運轉模式:沒有「個人」,只有「群體」;色彩被消弭,國家權力卻無限觸手。巴托家庭的聖誕假期被唐突且殘忍地斬碎,全知的觀眾曉得那是一隻蒼蠅引發的謬誤,而政府顯然打發山姆去發放慰問金了事。對比巴托的鄰居去申訴時遭到的傲慢和刁難,山姆進到巴托家中時,其妻子失神往復的無語,都顯示出在面對龐大的集權體系時,人性的卑微不值。


  然而,政府集權的背後,卻是來自可能不存在的恐怖分子威脅。敵暗我明的爆炸案所帶來的人心惶惶,至今仍與恐怖份子多所連結;但是這樣的組織是否真實存在?或者政府在防範的過程中,已然變成另一部無孔不入的毀滅機器。歷史可已被改寫,記憶可以被重塑,如同山姆的母親在經歷多次整形手術後竟回復成青春貌美的面容;此時真實與虛假已經不能用現實和夢境來區分了。


  山姆的夢境仿若是典型「落難少女」的劇情,身穿鎧甲的男主角要穿過重重難關,解救木牢中的公主;但隨著劇情進展,可以發現夢中的場景都逐漸滲透入生活。公主削去一頭金髮,金剛在百貨公司爆炸案後現形,腫脹嬰孩的臉則成為最後審判者的面具。希臘神話中,安朵美達終由砍下梅杜莎頭顱的珀爾修思救出;電影裡的男主角,在經歷各種驚險時刻後,得以跟夢中女子度過春宵。故事至此觀眾以為又是完美結局,不過秘密警察此時破窗而入,在極不堪的場面下逮捕了山姆。此後,已分不清現實與夢境;在最後的十幾分鐘,導演讓山姆經歷了最驚心動魄的冒險,千鈞一髮之際被神秘組織救出,而後整棟辦公大樓爆炸,深不見底的棺材,夢中鬼怪圍捕逼近,緊要關頭搭上吉兒的卡車行向自由。


  忽然間我們了解到,這一切都是山姆的幻想;最後一個場景是失去意識的山姆被固定在審問台上,口中哼著電影的主題曲,隨而歡樂的音樂〈巴西〉湧出,除了令人倍覺諷刺外,湧出得更多是深沉的悲哀。


  如果聖誕節的真諦是愛與希望,那麼這部電影或許就暗示著,儘管現實環境是麻木不仁,夢想的能量仍能使我們超脫冷酷異境的箝制,在寒氣中點燃人性微微的火苗。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