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別姬-從一而終的宿命

出品年份: 
1993
英文片名: 
Farewell My Concubine
原文片名: 
霸王別姬
導演: 
陳凱歌
編劇: 
李碧華、蘆葦
演員: 
張國榮、張豐毅、鞏俐、葛優
文/Ruke

 「人,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要想人前顯貴,必得人後受罪。」-取自片中對白

 想了好幾天卻還是不知道要怎麼樣整理出看完《霸王別姬》的感想,因為看完以後實在太震撼,不光是橫跨數十年的故事,兩位男主角歷經民國初期、中共統治直至文化大革命等重大事件的遭遇,以及張國榮難以令人忘懷的心碎演技,就彷彿像看完了民國初年以來的歷史,看清了戲班歷經艱苦而後站上舞台享受掌聲,而後經歷滄桑後沒落的人生,而這樣的一生,就彷彿是一開始就註定的了。

 小豆子的母親是在妓院工作的「窯姐」,生活困苦的她只能咬著牙把小豆子送養到戲班去,他的身世讓他在梨園裡受了不少苦,被同伴排擠又遭受師傅嚴厲的暴力教育,而小石頭是他訓練生活中的依靠,兩人在艱苦的成長過程中相互扶持,彼此惕勵而成長。長大後的小豆子有次受不了,在逃出戲班的路上撞見萬人空巷爭睹京劇名角的場面,自覺非得要加倍努力才能成就名角,最後仍抱著要被重罰的準備回到了戲班去。

 小豆子的個性固執,正如同他常被人說「從一而終」的個性,總是沒法改掉把〈思凡〉裡女尼姑的詞唱成「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最後在師傅和大師兄的嚴厲教訓之下,他終於唱成了這首曲,卻也因為他分不清戲劇和現實的界線,加上他對大師兄的依賴、和戲劇的無法分割,最終注定了他一生注定得要以悲劇收場,只能從舞台上的表演,才能暫時成就他光彩耀眼的短暫片刻。

 長大後的小豆子和小石頭,分別成了京劇名角程蝶衣和段小樓,他們兩人合作無間,搭檔演出的戲場場爆滿,成了戲院的當家紅牌,蝶衣對小樓懷抱著一股依戀,縱使兩人都身為男性而無法共結連理,但他只希望能夠一直和小樓搭檔演出〈霸王別姬〉,從生至死都能成為西楚霸王身邊最愛的虞姬。然而戲終究是戲,小樓一直都知道這點,他和從妓院救出的菊仙兩人的感情日益加深,讓蝶衣非常不是滋味。

 本來蝶衣覺得小樓為了菊仙而不顧師兄弟情誼,決定要就此和他一拍兩散,但就在此時日軍攻入城下,引發了一連串事件,而後共軍也緊接著入城來,清算和鬥爭的戲碼在現實生活中搬演,甚至把三人也牽扯進其中,在這段動盪不安的年代裡,蝶衣和小樓分分合合,藕斷絲連,他們終究還是沒有分道揚鑣,為了愛,他們還是被命運給綁在了一塊兒。

 電影裡的角色們個個形象鮮明,各自象徵的人物特性也彼此牽引著各自的命運,蝶衣自幼被賣身養家的母親拋棄,長大後能依靠的只剩下師兄小樓,但卻又要被身為妓女的菊仙搶走,不甘之情自然溢於言表,尤其小樓又是小時逼迫「戲我不分」的蝶衣化作「女嬌娥」的原因之一,或許這也代表蝶衣的生命最終就是要依小樓而活也說不定;張國榮所飾演的程蝶衣絕對是電影裡面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看他一舉一動都牽動著觀眾的心,因為他算身處動盪的年代卻仍掛念著與他共演西楚霸王的小樓,就算戰時台下一片混亂,不管在看戲的人是誰,他仍舊在台上演著戲。

 程蝶衣的從一而終和戲我不分,正如對段小樓激動地要求他要一直共演〈霸王別姬〉時的話語:「不行!說的是一輩子!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一輩子!」他的癡情和執著到最後都沒有改變,隨著時間流逝,這句話其實完全無法實現。發展到最後的結局太令人惋惜,可是好像只能像段小樓最後那句輕喚一句「小豆子」,他真的從一而終,一樣的傻,一樣為戲癡狂,讓人不由自主地眼淚跟著結局落下,卻像是早已注定。

 關於《霸王別姬》,其實有太多可以說、可以討論的了,包括電影裡隨每個時代演進而轉換的人物關係,小樓飾演的西楚霸王在下了舞台後卻又落魄無膽,菊仙對京劇和蝶衣的又愛又恨,以及分別讓蝶衣生命有大轉變的四爺和小四…長達近三小時的片長交織出大時代下小人物的悲劇,看完之後教人怎能不心碎呢?而對照多年後張國榮英年早逝的生命,再看《霸王別姬》,更有種不勝唏噓之感呀。

得獎紀錄: 

1993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
1993年亞太影展最佳導演、最佳剪輯
1994年金球獎最佳外語片

地區: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