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中的夢境──《千年女優》

出品年份: 
2001
英文片名: 
Millennium Actress
原文片名: 
千年女優
導演: 
今敏
編劇: 
今敏,村井定之(村井さだゆき)
文/劉凱西

今敏的動畫作品最吸引人之處,不但是在於將時空完全敲碎重組,更是時空重組在故事裡能夠不顯刻意,與故事融為一體。看今敏的動畫,就像是穿梭在現實與夢境之中,而影視戲劇作品本來就如夢境──創作者的夢,更是觀眾的夢境。看一場電影最好的結果,就是觀眾在兩小時內神識離開現實,如同做了一場夢一般,走進了大銀幕裡的世界。

《千年女優》是今敏2001年的作品,故事描述一個製作團隊,前往拍攝訪問當紅退隱的女演員藤原千代子。現在的千代子已是一名白髮老婦,製片人立花源也其實隱藏了自己忠實影迷的身份,帶著千代子最珍惜的物品──一把被她稱為「開啟最重要東西」的鑰匙,千代子遺失多年,卻被立花給拾獲──前往探訪,並且聽取千代子的回憶,並且尋找讓千代子追尋一生的愛情秘密。

故事原本應該只有兩層:藤原千代子這名女優,像是個說書人一樣說著自己的過往,往事歷歷在目,聽書人立花與攝影師彷彿走進千代子的年輕世界──在此,第一層時空關係已被打破。然而,千代子身為女演員,立花既為影迷,這份回憶肯定是以千代子的演出作品為基礎。於是今敏很冒險地讓千代子的回憶,游移在真實的回憶與虛構的電影故事之間,觀眾從電影故事的「現實」,被帶進了千代子的「回憶」,現在又得分辨哪個是虛擬的「千代子電影作品」,哪些才是真正「千代子的回憶」。

虛實難分,是今敏動畫片觀賞時的一個大門檻,不想思考的觀眾可能在這一關就已經被打敗,然而,一旦接受了這種設定,看今敏的動畫,就像是跟今敏玩一場遊戲,玩樂的過程之中,我們也被帶進了這個虛實交錯的世界裡──而這本來就是電影存在的本意。

這種以電影作品與人生回憶交錯的敘事方式,似乎也呈現了今敏對於影視工作者(包含演員們)的觀感,或許對今敏而言,這些人本來就活在一個虛實交錯的世界,燈亮要走進人造的虛幻,燈滅又要回歸該有的現實。這樣來來去去,總有分不清孰真孰假的時刻,或者這就是影視工作者最終該面臨的結局──一個虛實的共融體:我的人生就是電影,電影就是我的人生。

說今敏的敘事方式是觀眾的挑戰,但今敏只是走在所有人前端,不代表這是一個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高傲。他的第一部動畫長片《藍色恐懼》說的已經是偶像明星的分裂處境,虛實糾結得比《千年女優》還深。在《千年女優》裡,我們還能夠從中抓出一條線理,分出哪兒是回憶、哪兒是千代子作品、哪些又是電影中的現實;《藍色恐懼》像是一條划水道,瞬間就滑進了不同時空,毫無任何預警。而《藍色恐懼》竟然是1997年的作品。另一部2006年的《盜夢偵探》則是一個講夢與現實的故事,人如何利用機器進入夢裡,找出人類的心理問題。傳聞諾藍的《全面啟動》本來是想改編《盜夢偵探》,無奈無法達成改編協議,最後諾藍乾脆直接拍了向今敏「致敬」的作品。當《全面啟動》轟動全球,四處有人製作各種圖表來分析「諾藍的造夢世界」時,今敏的粉絲們只能竊笑暗傷心,竊笑的是今敏早就拍出比諾藍還複雜多倍的故事作品,暗傷心是因為,今敏這樣的天才,居然在2010年英年早逝。

所以,說今敏的敘事方式複雜,其實只是觀眾尚未進化完成。當你看了《千年女優》,你會發現那種「現實」的角色如觀眾出現在「回憶」裡的場景,同樣手法其實現在當紅的「新世紀福爾摩斯」非常常用,而《全面啟動》今天誰都能看得懂。只是,動畫畢竟是全人造的影像故事,既然一切都是虛擬,故事裡虛實之間的那條界線,會比真人拍攝的影片更模糊難見而已。

而或許也因此,在成功的動畫作品,才更符合電影如夢的定義。

Taylor & Francis eBooks

地區: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