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假,情能真?──《色,戒》

色戒

出品年份: 
2007
英文片名: 
Lust, Caution
原文片名: 
色,戒
導演: 
李安
演員: 
梁朝偉 湯唯
文/劉凱西

《色,戒》是李安在2007年所執導上映的電影。

這部片對台灣人而言很重要,主要的原因是,這是台灣之光李安導演暌違多年的華語電影作品,並且還獲得了威尼斯金獅獎(對大部分的台灣觀眾而言,其實什麼影展什麼獎不重要,國際影展的獎就是了);電影在台票房很好,因為台灣觀眾都很支持受到國際影展所肯定的電影藝術創作;台灣的新聞很大,因為梁朝偉跟湯唯的那幾場激烈的床戲,據說有人(的瞳孔可能有放大鏡功能)看到了梁朝偉的生殖器,床戲並引發了網友討論女主角的腋毛還有乳頭顏色與性慾之間的關係。

電影,走出了電影以外,可能一切都會變得非常荒謬。認真創作,認真工作,拍出了電影,參加了影展,得了獎,這一切辛苦的歷程,原本應該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但周遭這些難以意料的風風雨雨,則是荒謬離譜地讓人不知怎麼應對。電影就是電影,離開了銀幕世界就消失,然而觀眾們卻一直想要繼續停留在電影之中,將銀幕上的種種元素放大、討論,這沒有什麼不好,至少對於票房來說,這樣熱烈的討論,通常可以滾出更多的票房,但是戲跟現實之間,真的不能構畫上等號的。

這樣說來,《色,戒》這個電影的中心命題,竟跟現實所發生的遭遇,如此相近。

《色,戒》的故事是一個女學生變成了女特務,色誘漢奸集團頭子的過程,但故事之後的主要命題,則是在討論假的戲與真實人生之間模糊的界線。為什麼那群大學生參加的是話劇社?這樣的設定當然不可能毫無意義,一群充滿理想抱負、卻因涉世未深而單純得嚇人的大學生,有了透過戲劇來改變世界的想法──這樣當然是很棒的,任何聰明人都知道要利用娛樂來改變大眾思想,但是他們的天真,讓他們以為自己可以走出舞台,把「戲」搬進現實生活中來演,卻沒有想過,舞台上的戲,可以省略到很多細節,但是一旦走進了真實人生,不但柴米油鹽少不了,流血流淚生命情感的折損,完全都是無法被跳過得。戲假情真,舞台上可以這樣使,到了現實人生,情若不真,戲肯定假,情若要真,戲跟人生又要怎麼分野呢?

為什麼是王佳芝?其實,她是自願的。你知道,一個人的真實人生如果太過悲痛,他會寧可走進戲裡,至少那裡可以找到一點歸屬,即使是假的也好,所以很多人難過的時候會走進戲院,經濟不景氣時喜劇永遠能賣好。那六個大學生,除了王佳芝之外,看得出其他人都是被家人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就算因為戰亂避居香港,也沒想到俗世人生是什麼模樣。只有王佳芝,她的母親過世,父親在英國,卻只肯帶弟弟一塊兒。王佳芝是一個被現實人生給遺棄的人,她無法說出自己的感受,因為身旁的人大多無法理解,她只能到戲院裡,盯著銀幕看著電影痛哭。

人如果沒什麼好失去的,就天不怕地不怕了。王佳芝不是勇敢,只是沒有包袱,往不同的地方走,至少可以找到不同的路。她並不是自願,也不是半推半就,而是看到了一個改變的機會,自然就往那兒走了。她一開始可能也以為反正就是演齣戲,但她卻是第一個領悟到,這人生中的戲跟舞台上的戲有多大不同的人,就算到後來,每個人都走上了特務這條路,她還是那個因為看得最清楚,因此最掙扎、最痛苦的人,別的人可以談忠誠、談愛國(如特務頭子老吳),或是對她感到抱歉、寄予同情(如鄺裕民),但他們都只是觀眾,能說得一口好戲的觀眾,但王佳芝卻飾演員,站在舞台上,活在現實裡,她的舞台就放在自己的現實當中,她一方面痛恨這齣演不完的戲,一方面又羨慕這個角色的真實性,至少那是一個比自己豐富的人生。或許有幾個當下,她很希望自己可以就當個易先生的情婦,所以她選擇了鴿子蛋,鑽石可能俗氣,卻是一個能夠扛得起她與易先生這段關係

;假身份麥太太可比王佳芝這個人有趣多的,但是少了這個假身份,她就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行。

王佳芝的痛苦,來自於必須將自己一分為二,但她又不能選邊,因為她需要兩者。

至於那幾場露骨又激烈的性愛戲,許多人會批評,何必拍得如此露骨,但如果你弄懂了這個戲與人生之間、真實與虛假之間的矛盾,你就可以理解,為什麼這幾場床戲,必須拍得如此激烈。感情可以是假的,「我愛你」這三個字從嘴巴裡說出來也可以是騙人的,愛情本來就沒有什麼可以佐證,如果又是地下情,那就真的什麼都沒有。所以前面說了,鴿子蛋是一個代表,王佳芝跟易先生做完愛之後,馬上開口要一棟公寓,也是一個代表,然後,就是這些激烈的性愛,會是一個代表,就算無法留下什麼,但是性愛當下的肉體感觸,是完全無法被否認的。易先生的工作必須扮演惡魔,於是他必須在王佳芝身上,找到屬於人的特質;但這對王佳芝而言,卻不停地模糊戲與人生的那條界線,因為她感受到「戲」裡的肉體衝擊,讓她不懂,自己到底必須是麥太太,還是可以回到原本的王佳芝。

那幾段性愛戲,真的不是讓人看大明星演A片的,如果你認為自己正在欣賞一部商業與藝術兼具的電影創作,那我們就更該弄懂,這些戲為什麼是這樣呈現的意義,而不是僅靠自己的道德標準與觀影興趣,去肯定或否認一部電影創作的任何一部份。

王佳芝的戲最後也敗下了,敗在她終於認同了戲中角色,接受了原本應該要認為是假的情感。在她終於接受的那一剎那,戲也終於落幕了。易先生火速離開現場,王佳芝獨自走到熙嚷的上海街頭,看著櫥窗裡的服裝模特,她終於回到了觀眾的位置,去看著那些假人在另一種舞台上,穿著衣服對她展示,而她還能另有想法。那個載她的車伕,如此努力而積極,為自己的人生而奮鬥,跟那個為了要趕回家燒飯想突破封鎖線的大嬸一樣,他們都代表著真正的人世間。王佳芝抽出了那顆縫在衣領裡的毒藥,卻沒有吞下去,因為她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機,那顆藥應該拿來謝幕用的,而現在她已經走下台,回到了大街。

她演完了戲,忘了謝幕。

《色,戒》這部電影,或許是因為李安,或許是因為得到了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在台灣上映的是一刀未剪的完整版,李安為了因應各個不同區域的市場規則與制度,做了許多不同長短的版本。這顯示出李安的確是一位能夠理解市場需求的商業導演,並不會單純糾結在所謂的「我的創作」,而會顧及到「我的觀眾」。李安每回有新片,台灣就會有各大名人、單位,邀請他來做各種講座,但講了半天,到底有沒有人看到「他就是一個在乎自己觀眾的導演」這件事,因為這點,還真是現在台灣創作人最需要學習的地方。

而李安,其實也就是王佳芝吧!

地區: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