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愛從心開始–犯罪事實的生活漣漪

出品年份: 
2012
英文片名: 
Juvenile Offender
原文片名: 
Beom-joe-so-nyeon
導演: 
姜利官
編劇: 
姜利官
演員: 
徐榮柱、李貞賢
文/Steven
劇情大綱:
地球離開少年感化院後,生活突然多了一個年輕媽媽孝昇。孝昇在十七歲生下地球後便拋棄了他,兩人已錯過了十幾年的相處時間,再次見面,陌生的母子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相處。此時,地球的小女友懷孕了,孝昇彷彿看見當年的自己。當天真已不能再成為逃避的藉口時,他們該如何面對現實的生活?
電影評論:
這部韓國電影以自然深刻的人生歷程,淬鍊出情感連結的晦暗光芒。當在黑暗角落的社會邊緣人極欲從谷底緩緩攀爬,被社會大眾唾棄的艱難處境,卻又被落井下石,而使生活愈發困難,親情的情感卻成為最後的人生依靠。本片以流暢且充滿深意的敘事鏡頭,呈現出在黑暗困境中無法逃脫的無奈及情感連結,相當發人省思。
少年感化院,這個被大眾貼滿負面標籤的感化機構,卻成為每位從感化院出來的孩子們一輩子逃脫不了的負面牢籠,鮮少人們會去仔細探究其進入感化院的來龍去脈,只是一味想要逃離充滿負面色彩的社會邊緣人。這些孩子面對生活困境,依然想要從負面的標籤色彩中,找回屬於自己的正常生活,對一般人來說,正常生活並不困難,但對這些進過感化院的人來說,卻是必須戰戰兢兢才能勉強維持的艱辛路程。
本片以主角地球和她的母親孝昇所面臨的生活困境為主軸,呈現出更生人上一代和下一代相互延續的害怕被歧視狀態。更生人出獄之後,因社會大眾對更生人始終抱持負面印象,將他們和犯罪連結在一起,犯罪,成為更生人一輩子都必須背負的原罪標籤。為了脫離標籤而必須創造出特定的生活模式,才能在社會大眾面前保有「正常」的標籤。
過去的傷痛,隨著時間逝去而逐漸淡化,所剩下的只有血濃於水的親情,親情的情感讓當事人以贖罪的心境出發,朝著自己所嚮往的親子生活緩緩前進。當孝昇重新找回自己拋棄的孩子地球,所抱持的信念是彌補自己以前所犯下的錯。當不願面對的過去對她的影響逐漸淡化,親情突如其來的出現,成為她生活重心的另一個支柱。地球一開始對他母親突然出現,冷漠的態度宛如陌生人,從對母親毫無情感的心靈狀態,從母親釋出善意後,漸漸將仇恨的記憶印記冰釋,成為彼此情感互動的契機。
當孝昇面對孩子地球即將步入她過去所經歷的沉痛人生體驗時,她將自身過去所體驗的心靈痛楚,投射在孩子身上。從孩子即將面臨的人生挑戰,瞥見過去自己所經歷的一切,迷失在交雜厭惡、心疼、親情情感的複雜情緒中。雖然告訴自己必須重新站起來,但唯恐更生人標籤被他人發現,而做出一些不正常的人際反應,心靈所欲達到的理想和殘酷現實無法正常磨合,終究成為邊緣人令人心酸的心靈痛楚。
本片更透過更生人兩代之間亟欲脫離被社會唾棄的現狀所付出的努力,深刻呈現出社會大眾對更生人無情的負面標籤歧視。社會大眾以道德良善的標準去看待每個人,而每個人其實都有不為人知的灰色地帶,過去犯罪的事實,在一般人的眼中,是亟欲逃避的負面因子,唯恐會被更生人所牽連,卻鮮少人會實際去檢視更人生力爭上游的積極心態,而給予適當正面評價。
編導成功以社會邊緣人面對生活困境無奈卻堅韌的生活意志,表現出更生人對朝理想前進的無比勇氣。當黑暗過去經歷不斷襲來,他們只能選擇整理心情重新出發,在正面的理想與灰暗的負面標籤中擺盪生存,自然寫實卻又不矯情的寫實手法,讓筆者沉浸在更生人的情感世界中,久久無法自拔。
本片飾演孝昇的演員李貞賢將這個複雜的角色詮釋的相當多層次,演技相當細膩且震懾人心。飾演地球的演員徐榮柱更是將和母親的互動從疏離到親密的過程,詮釋的極具說服力,推薦給喜歡劇情片的朋友囉。
得獎紀錄: 
亞太影展最佳兒童電影
Cinemanila國際影展最佳男主角、Lino Brocka獎
東京國際影展最佳男主角、評審團特別獎
地區: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