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之家-如夢似幻的親情詩篇

 Las buenas hierbas(2010) on IMDb

出品年份: 
2010
原文片名: 
Las buenas hierbas
導演: 
瑪麗亞諾瓦柔 (Maria Novaro)
演員: 
烏蘇拉普魯聶達 (Ursula Pruneda) | 奧菲麗亞麥迪納 (Ofelia Medina)
文/Ruke

來自墨西哥的【香草之家】是一部很妙的電影,電影透過一位電台主持人單親媽媽的視點,看著自己在家中種植香料藥草的母親,在罹患了阿茲海默症之後的生活,故事結構其實相當簡單,甚至可以說是鬆散的地步,但是透過導演的詮釋和鏡頭的拍攝,這樣一段描述阿茲海默症的故事,居然卻在畫面處處充滿美感以及淡雅的氣氛,彷彿那麼沉重無奈的故事,每個角色都能從束縛中得到了解脫。

妲麗亞帶著年紀尚小的兒子回到故鄉與母親同住,但母親則是變得迷迷糊糊,忘記自己的鑰匙放在哪裡,說著總有奇怪的人闖進家裡讓他心神不寧,於是一個個香草成了她暫時舒緩的良方,只是面對母親罹患阿茲海默症,精神狀態漸漸惡化的轉變,主持電台節目的妲麗亞也只能放下手邊工作,全心照顧母親。

在陪伴母親的生活當中,當然也發生許多事件,母親的歇斯底里和莫名的堅持令人無奈,如詩如幻的夢境與現實交錯發生讓人幾乎分辨不清,與男性的歡愉彷若露水姻緣,廣播電台播放的連串批判社會言語,和身邊人事物的遭遇也不謀而合…片中每個段落出現的花花草草,它們的療效隨著動畫一一浮現,像是宣告這些生活片段,像是病情一樣,漸漸變化,我們難以抗拒,只能順其發展。

不知道是不是墨西哥當地的文化習慣還是宗教信仰的差異,總有種感覺是,電影中的角色們,她們並沒有很積極地想要去治療或是去因應自己的遭遇而有所改變,相對的反而是種隨遇而安,聽從天命的感覺,妲麗亞的母親對自己的記憶力日漸消退感到無能為力,但卻也不太怨嘆為何自己會罹患此種病症,或許和她的職業有幾分關係,於是在花花草草中,似乎再多著急和無奈,只要身處其中就都能漸漸安定下來般,就連生命的逐漸消逝,感覺都如此靜謐而平和。

電影中出現許多小小的插曲,每個角色宛如日常般的生活如此平凡無奇,鄰居的老奶奶訴說著自己的女兒遭受殺害,於是她的一縷幽魂便無時無刻穿梭在大街小巷,宛若迷路的小孩般,偶而還出現在香草之家中,或是日常經過的道路上,宛如死亡和誕生早已毫無界線般,過去和現在兩個時光,不同世界的兩者亦能互相擁抱,如夢般優美的場景在電影中每每像是讓我吃了迷幻藥般虛無飄渺,卻又將哀傷和喜悅兩種不同的情緒互相交錯產生,這種感覺說來很怪,但是這種流動的情緒卻無時無刻地出現在電影中。

儘管生命無法避免終將凋零的命運,但是透過香草的芬芳氣息,似乎母女倆在共存回憶從腦海裡逐漸消逝之際,也透過這樣的方式持續延展開來。母親心裡惦記著那些珍貴的香草典籍,腦海裡卻再也記不住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要穿衣服卻忘記穿上裙子;家裡甚至要貼滿標籤才能夠留下那些早已遺忘的事物。相對的,主角卻也透過那些隻字片語的卡片,將片刻的美麗永藏心底,看完電影後兩相比較,才發現原來我們每個人都是記憶者,也都是遺忘者;或許這也是這部片充滿詩意,卻又在這些變化中仍見平常生活的原因所在吧。

在觀賞電影的時候,或許是因為導演表現抒情訊息的企圖太過強烈,讓整部電影在觀賞的時候,這些平淡的部分蓋過了劇情的發展,緩慢的步調和節奏令人有種無法承受的感覺,但若能習慣這樣的電影節奏,觀賞電影時或許也能夠感受到角色所表現出的動人情感。

【香草之家】是獻給家人,讓生命回歸其之所向的動人詩篇,縱使在電影最後總避免不了讓人倍感哀傷的結局,然而一切本終將回歸塵土,不論用什麼方式,當生命和死亡都共處於同一世界中,何不讓這些美麗的景色永藏心中呢?

得獎紀錄: 

羅馬國際影展最佳女主角獎
墨西哥電影節觀眾票選獎、最佳女主角、最佳攝影、最佳劇本、發行商票選獎、青年評審團最佳影片   費比西獎最佳影片

地區: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CAPTCHA
如需發表新回應,請輸入圖形驗證碼(字母大小寫有區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